破解细胞运输美德三人分享诺奖3人分120万美元【2】
发布时间 :2022/08/15

  弗雷德里克 班廷是该奖项最年轻得奖者,他1923年因发现胰岛素获奖,当时32岁。

  弗朗西斯 佩顿 劳斯是该奖项最年长获奖者,他在1966年获奖时,已87岁。

  谢克曼三人的成就是“姗姗来迟”的,这个发现应更早获得诺贝尔奖的赏识,他们用了3种非常不同的方法反映出了细胞生物学的一项基本问题,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事情。

  当今社会是分子生物学的全盛时期,人们都在讨论基因如何形成特定蛋白质、基因如何排序等等。与分子生物学相比,看起来毫无魅力的细胞生物学是十分繁复困难的学科,而发现细胞运输系统背后的分子机制,揭示了细胞货物如何在正确的时间被运送到正确的细胞靶点,在推动细胞生物学发展上有无可比拟的作用。

  三个研究者分别独立研究出了细胞的基本机制。而虽然细胞运输系统中的错误可以导致多种疾病,包括糖尿病、神经和免疫紊乱――且他们的工作还没有导致任何新的药物或疗法出现,但他们的工作的确在帮助他人开发诊断测试方面起到了巨大推动作用。

  北京大学讲席教授饶毅认为,此次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结果有两个特点:首先,获奖的内容属于基础研究,应用和临床意义并非重点,“三位都未研究疾病,但生物的很多基础研究最后也总能和医学有联系。”

  饶毅解释说,此次获奖的研究主要是发现了两种细胞膜是如何融合的,特别是细胞表面的膜与囊泡的膜,发现了导致膜融合的蛋白质分子,推进了膜融合的生化理解,即原来已知膜融合的现象,现在知道怎么融合的。他认为,虽然是基础的细胞生物学研究,但该研究成果值得获诺贝尔奖。

  对于另一个特点,饶毅认为是“异曲同工”。三位获奖的科学家用不同的技术,不同的系统做研究,最后解决了共同的问题、找到相通的机理。兰迪 谢克曼研究酵母细胞囊泡分泌,通过遗传突变找到基因,詹姆斯 罗斯曼研究哺乳动物细胞内囊泡融合,通过生物化学找到分子,而托马斯 祖德霍夫寻找神经细胞的囊泡蛋白质。对三位科学家的获奖组合,他认为,很多人会认同罗斯曼和谢克曼,但祖德霍夫则“可得可不得”。

  对于有人认为他们的研究与清华大学施一公教授类似,而为什么施一公没得奖,饶毅说:这是不懂生物的人对诺贝尔奖的简介望文生义。施一公研究的领域完全不同于今年三位得奖者。而且施一公在自己研究的问题上,目的不是发现分子,而是在已经发现蛋白质的基础上研究其结构,推进下一个层面的机理性理解。

  对于本次获奖研究课题的影响与意义,饶毅认为,从细胞生物学和神经生物学角度看,此次获奖研究都是对这两个学科经典线路的进一步深化,而不是诺贝尔奖委员会夸大其词的“范式改变”。(记者金煜韩旭阳 制图 师春雷)

  中央领导看望国美苏宁虚拟运营商新疆官员为子办割礼地产商曾伟在美被捕男因买车票遭阉割中国首拍球状闪电桂林万只红包无人摘掏空山体建电梯吸血鬼富豪国外洗钱落马官员网络猎艳中国游客泰国遇车祸网友“查岗”假日办擅闯驻港部队者受审春晚变老歌演唱会新疆果子沟发生雪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