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主冒雨打横幅维权 拿什么约束物业
发布时间 :2022/08/17

  7月2日,临汾市尧都区段店乡108国道处公园壹号小区,物业公司发布通知,自7月6日起,在小区附近的地面停车场,开启停车收费,“本停车场仅负责停车,如出现丢失、损坏等一律与本场无关。”对此,业主表示,这些地上公共区域,权益属于业主所有,购房合同里都有明确,物业不应该收费。7月4日,临汾公园壹号的业主冒雨打起横幅为权益发声。

  居民生活时间最长的地方是小区,而小区物业则是让很多居民烦恼的问题。物业公司的某些行为明明无理,业主也只能无奈忍受。“用一辈子的积蓄买套房,再花钱请物业来折腾自己!”物业乱象对业主居住质量、生活水平都带来了大影响。

  中消协2019年11月5日发布了对全国36个城市(直辖市、计划单列市、省会城市)、148个住宅小区的物业调查报告,显示受调查住宅小区物业服务综合满意度得分仅为62.59分,处于及格水平。报告还指出新建住宅小区前期物业与业主矛盾纠纷发生较为普遍,前期物业服务企业形成事实垄断,缺乏退出机制。更严重的是,本应属于全体业主的小区共有产权收益去向不明,维修基金使用面临较大压力。

  究其原因,就在于物业和业主的权利失衡。没有运转有效的业主大会和业委会,业主就像一盘散沙。业主聘请物业公司、处理和居委会的关系,以及保护业主的权益,都很难体现自己的主张,也缺乏解决问题的渠道和平台。按照现行法律规定,街道办、乡镇政府对小区成立业委会具有指导和监督的职责,但实际上,指导、监督变成了审批,由于这项工作没有与街道、乡镇的政绩挂钩,可做可不做,吃力不讨好,因此往往变成阻力而不是助力。日前,半月谈发表文章说,物业不应是城市“火药桶”,在当前,真正落实物业“能进能出”,是提升物业服务质量的关键之举。

  落实物业“能进能出”,关键靠业主委员会,而目前业主委员会一是“成立难”。业委会作为一个自治组织,其成员只能在现有居住人群中产生,且都是兼业和志愿服务,有人愿干,有人不愿干,这就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二是“监管难”。小区事务涉及诸多法律、财务、工程、规划、设计等方面的专业知识,业主自治组织能力是大问题。而完全自主的选举,必然存在业主自治被投机分子钻空子的风险,业主自治组织的监督问题同样是大问题。2021年1月1日生效的民法典,对有关物业的条款已经有一个总体框架,关键在各地如何依照民法典进行创新治理。

  从目前各地情况来看,基层组织往往只在业委会选举和业主自治失序时,进行有限介入,效果还不是很理想。这就要求各街道村居把小区物业治理纳入工作考核,除了对业主委员会总体引导和积极辅助外,基层组织更要在组织建设和外部资源链接上面发挥作用。尤其需要探索通过基层党建,激活普通党员动力,一方面要求物业管理应纳入基层党建内容,另一方面要求业主委员成立党组织。实践证明,对那些看似都管都管不好的环节,那些处处扯皮的环节,发挥基层党组织的作用是最有效的治理办法,这个中国特色不能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