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志颖曾代言的平台YY学车突传跑路:人去楼空 监管部门介入
发布时间 :2022/08/15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已接到多名学员反映称,YY学车倒闭,公司已人去楼空,现已无法正常预约学车、考试,

  “一两周前,朋友说暨大的练车场倒闭了,但我的一个同学上周五还在东圃练车,以为只是个别情况,本来还想托她问一下哪些校区还可以继续学,这周她就告诉我yy学车好像跑路了,她已经报案。

  “暨南大学的陈同学告诉南都记者,由于YY学车的其中一个练车场就在石牌校区的校门口,出于便利的考虑,很多同学选择该驾校学车。陈同学于2019年8月报名学车并签订相关协议,”广州周末全包班“一共5980元,培训分为四阶段,陈同学已完成第一二阶段的报名注册及科目一考试,并缴纳报名费、注册和资料费及平台服务费共计3800元。

  莎莎(化名)也在2019年底选择了YY学车,因宣传称有几十个练车场可选择,觉得很方便,但由于生育近期才打算考科目一,却无奈发现自己缴纳的4700元似乎已“打水漂”,“我是8日看到好几个朋友发的朋友圈才知道YY学车倒闭。”

  莎莎称,YY学车的员工告诉她,公司7月8日起不让上班,目前已经离职了,建议我去报案维权。”随后自己就被朋友拉入两百余人的学员群聊,“互联网驾校跑路不是第一次了,没想到轮到了自己。”

  据了解,YY学车的大部分的校区是与其他驾校合作的,高峰时期,广州有四十多个训练场、500多个教练。但目前,合作的多个驾校员工纷纷在学员群聊、朋友圈中发声,称训练场不再承接YY学员练车、教练停止带训,学员如需继续练车,需要额外支付费用。

  在学员们自发组建的群聊中,他们讨论起学车的点滴,发现事情似乎早有“征兆”,“员村的练车场5月底说要撤场,吓得我感觉把科目二考完了。”“5月发现我的教练把学员群名改了。”“去年8月垫付的70元考试报名费一直没有报销。”更多时候,学员们在发愁考试问题,“倒闭已成定局,现在是后续我们该怎么办,会不会影响到我们后续的考试?”学员小迪(化名)称。也有不少学员分享了向法院申请立案的过程,积极进行维权。

  7月11日,南都记者来到YY学车总部,发现已人去楼空;同时,在美团、大众点评等平台,其驾考服务仍在售,并且可以选择支付。

  YY学车的前员工阿红(化名)告诉南都记者,公司的倒闭非常突然,尽管从5月份开始已经拖欠工资,但她对公司还保有信心,“因为了解到其它企业在疫情下也存在拖欠工资的现象,同时也看到老板一直表现出积极拉融资、进行贷款,所以没有太怀疑,运营的同事也说今年五六月份的进账是不少的。”

  阿红向记者展示了这篇名为《致YY学车同事们的一封信》的长文,YY学车创始人和法人郑广埠称,公司自2020年初起受疫情及行业竞争影响业绩开始下滑,出现资金缺口,尽管今年5月底已实现较为良好的整体运营成本。但由于资金链断裂,7月8日无法应对当天的日常退学费和支付离职员工工资,事件发酵后,公司决定在7月10日遣散全体员工。

  “三言两语就拍拍屁股走人,我们这些被欠薪的200多个员工,还有那些没拿证的学员怎么办?涉及的学员数量绝对是以万为单位计算的。”阿红说。

  7月13日,记者获悉,广州市天河区正在处理该事件,广州市交通运输局也表示在密切跟进。

  在“YY学车”微信公众号的致歉信中,公司法人表示,会全面确认所有学员的受损情况,而员工、合作伙伴等将稍后下一步确认,并将尽快通过该公众号发布后续继续培训或退费方案。

  但有律师告诉记者,驾校培训合同纠纷属于普通民事纠纷,可通过相互协商、有关机构调解等方式解决,但律师也提醒,如果公司资金链断裂,从执行的角度看,学员可能未必能得到全额的赔偿。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浪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YY学车的集体投诉爆发,已经超过两千多条。

  据企查查显示,YY学车项目品牌所属公司为广州悦悦驾驶培训有限公司,2013年6月成立,郑广埠为疑似实际控制人,旗下有6家广州、深圳、佛山、东莞等地的驾驶培训公司。

  两年前,广州随处可见YY学车的宣传广告,名人林志颖代言,号称用互联网方式重新定义驾驶培训行业,通过互联网技术手段优化整合本地、外地的驾校、教练、名额等资源,以去中介化为目的,为学员提供专业的学车解决方案。

  小月(化名)称,当初因此被吸引报名,却不料成也互联网、败也互联网,被互联网“整合“的驾校、教练在平台停止运营后,转身离开,让学员承担全部后果,“现在太多行业都在美其名曰要互联网化,也不管互联网化后消费者的权益是否有充足的保障,这种情况真是防不胜防。”

  今年6月,YY学车因违反《广东省道路运输条例》第三十七条第一款:场地培训应当在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机构申报备案的教练场地进行,道路行驶培训应当在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指定的路线和时间进行,被广州市番禺区交通运输局处罚。

  根据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公布的培行业投诉处理工作情况,2020年及2021年,悦悦(YY学车)多月稳坐投诉总量的前两名。

  目前YY学车倒闭一事已在微博、小红书、抖音等社交媒体广泛传播。但南都记者留意到,部分账号打着“退款”的旗号虚构政府部门及YY学车的通知,引诱学员添加QQ群、登录销售网站。

  如林志颖微博下有相关账号以评论的形式发出两张所谓广州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和YY学车的通知图片,以开展退费为由诱导学员登录非官方网站及添加QQ群。据记者观察,大部分网友能及时识破,评论中有不少网友怒斥该账号发虚假文件。

  据财经网报道,在各行各业都“触电”的今天,电商平台的出现,让各个行业实现了互联网+行业的可能,由此也出现一些经营模式上的创新。

  不过,广州市驾培行业协会秘书长黄嘉辉曾指出,他认为电商平台并不适合驾培行业。在他看来,互联网只是一种招生手段,对外号称能解决行业痛点,但一旦出事,带来的负面比传统驾校要多,而驾培行业预收费、吃拿卡要等痛点,电商平台也解决不了。

  2021年9月,成立于2014年9月的互联网驾校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猪兼强”)破产管理人通过官方微信发布公告,称广州市中级法院已于8月31日裁定猪兼强破产。

  曾号称“要用互联网改变驾培行业”的“猪兼强”也曾风光一时,曾在2016~2017年就完成了三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达2.4亿元。但伴随着发展,其投诉情况也越来越多,并最终负债累累走向破产的结局。

  业界分析认为,打价格战、平台口碑差以及驾校资质存在问题等,是“猪兼强”所存在的问题。无独有偶,此前叮当驾培跑路导致近300名学员学费“打水漂”也引发了很多关注。

  那么为何网络驾考平台到如今却变故频生?在上述驾培行业人士看来,大多数互联网学车平台采用与线下合规驾校合作招生的模式,他们本身不具备培训资质,能够提供的服务有限,最终服务落地还需靠驾校实现。“搭建平台、宣传都需要大量费用,只能压低合作驾校或者教练员的收益,这样的教学质量比较难以保证。”

  此外他表示,有一些平台采用半自营的模式,自身拥有驾培资质,还需在训练场、车辆、教练员等方面进行投入,这部分需要重投入,导致运营成本高。“与其他驾校合作的部分同样也存在着品质无法把控的问题。”

  “总体而言,目前一些互联网学车平台只是采取了网络化的包装,但实际痛点并没有很好的解决,出事后容易给用户带来风险和隐患。”他表示。

  在上述驾培行业人士看来,互联网与驾校渗透融合是未来的一个趋势,但是单纯的做中介并非唯一形态,在除了掌握服务流程,让流程变得更加透明之外,未来还可向发展驾培细分垂直业务、拓展汽车相关服务、精细化运营等方向探索,以获取更大发展空间。

  对于消费者,他建议选择互联网驾校时,可以登陆当地相关部门网站,查看驾校是否具有相关合法资质,例如广州市民可以登录广东省驾驶培训公众服务网查询网校是否具有交通部门核发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一旦自身权益受到侵害,可立即向市政府服务热线”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