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完全调查档案第二十三期
发布时间 :2022/08/15

  中国的现代化企业,经历了短短时间的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这是我们骄傲。但是,由于种种主观或客观条件的限制,总会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让人迷惑、无奈或叹息。

  历史是一面镜子,以史为鉴,可以照见今日的不足,可以促进明日的进步。时光流逝,经得起时光考验的人才是最后的胜者。更多

  宝盈基金管理公司是第二批成立的基金管理公司之一,由五家单位共同出资于2001年5月18日成立,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亿元,其中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投资公司、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各自控股25%股份、重庆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天津信托投资公司和山东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则各自持有16.67%的股份。

  四川衡平信托是由原成都工商信托投资公司和成都市金通信托投资公司合并重组而来,去年12月,衡平信托成为四川首家获得《信托机构法人许可证》的信托投资公司。其注册资金为3.405亿元,其中民营企业迪康集团已1.7亿股占出资比例的49.92%,迪康集团在资本市场上非常活跃,其旗下的迪康药业(600466)在2001年初上市,近期迪康集团也正在对成商集团(600828)进行全面要约收购。收购宝盈基金公司是其资本布局的重要一步。

  ,即每家机构参股基金管理公司不超过两家,其中控股不超过一家。一时间,一场围绕老基金公司股权的争夺战便拉开了帷幕。然而,由于机构对其同时所持有的几家基金股权中实在是难以取舍,实际上,这场闹得轰轰烈烈的基金公司股权变动到最后真正易主的还是少数,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基金公司股权的热度可见一斑。

  宝盈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刘京湘毅然地递出辞职报告。随后,不到两个月时间,原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助理先后辞职,另外包括宝盈鸿利收益开放式经理和基金经理助理等人员也选择了离开公司。“自从衡平信托今年准备入主宝盈基金管理公司后,公司原有经营层(具有老股东背景)已经彻底变动。”一位宝盈基金管理公司的员工说。

  据了解,从衡平信托今年准备入主的时间中,宝盈基金公司至今共有20余名人员发生变动,几乎占公司现有60多名员工的三分之一。其震动可谓巨大。 [我来说两句]

  宝盈基金管理公司高层相继离职的导火索来自今年3月底的一次股东大会。会上,衡平信托将入主宝盈基金公司的消息已经明朗,并公布了一系列相应措施。股权的变动引起相关高层和高管人员极大的变动,促使一些先前观望、犹豫的员工开始作出离开公司的选择。据知情人士透露,公司内部人员的感受是,虽然目前股权协议已经在上报中国证监会的报批过程之中,但衡平信托明显表示出急于入主的心态。过急的心态和举动,有让公司老员工心存疑虑:对今后对自己岗位的控制力产生怀疑。

  一些老员工不知道新股东的办事风格、运作理念,也不知道转换过程中的成本有多大。明显感到来自新股东进入后可能产生的种种不确定性的压力,选择离职,成为许多原高管的沉默的方式。公司核心层人员的离开,则使得其他人员更对公司失去了信心而流失。宝盈公司这两年已经形成的管理层、体制和员工受到较大的冲击。还有一些人员,并没有主动离职,但未能竞聘上岗也不得不被动分流和离开。一时间公司上下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有消息称,公司原联合证券方面的董事长谭向东仍在其位,目前由其主持公司大局,公司一些重要人员的位置都已作了调整。

  目前,衡平信托还没有派人进驻宝盈基金公司,但其影响显然已远远超出了潜在大股东的身份。

  四川衡平信托是由原成都工商信托投资公司和成都市金通信托投资公司合并重组而来,去年12月,衡平信托成为四川首家获得《信托机构法人许可证》的信托投资公司。其注册资金为3.405亿元,其中民营企业迪康集团以1.7亿股占出资比例的49.92%,迪康集团在资本市场上非常活跃,其旗下的迪康药业(600466)在2001年初上市,近期迪康集团也正在对成商集团(600828)进行全面要约收购。收购宝盈基金公司是其资本布局的重要一步。

  宝盈公司原来的股权结构较为均衡,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投资公司和联合证券为并列大股东,在公司7名董事中各占两名,并分别执掌总经理和董事长的职位。衡平信托的进入,显然将彻底打破现有的平衡的格局,其在今后的董事会当中也将占有绝对的话语权。

  业内人士认为,市场并非是拒绝新鲜血液的注入,而是什么样的新股东和以什么样的方式介入并对公司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一家保险公司的人士谈到,基金公司股东和管理层的变化可能对公司经营和业绩产生负面影响,是他们需要考虑的因素。在公司的调整期,经营可能不是十分稳定,所以公司可能会调整持有的相应头寸。

  衡平信托尚未真正入主,作为小股东方面的总经理就已辞职,公司的副总和基金经理等高管人员也先后离开,公司的短期经营必将受到影响。基金公司经过几年的磨合,一般都形成了比较稳定和相互很好配合的管理层,公司的经营管理也相对比较顺畅,所以如何使避免内部管理的混乱和管理层平稳过渡,成为影响公司发展的关键一步。宝盈基金公司本次股权变动所引起的短期人员流失明显过大,如何避免过渡期的人心惶惶和怎样通过真正的优胜劣汰的机制,使相对已经成熟的员工能够安心工作,同时如何保护员工的权利,也是新股东需要考虑的问题。

  宝盈基金公司经过几年的发展,已形成了相对成熟的投资理念和投资流程和企业文化,新股东的投资理念和风格如何与企业相融合,如何使大家放心,也是必须解决的问题。自去年,包括明天系在内的多家公司对宝盈基金公司的股权感兴趣。但最终来自四川的衡平信托,出资1.9亿元收购了除了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投资公司之外的另外四家股东75%的股权,成为绝对的大股东。但由于有老股东清理原来资产损失的原因,本次是债权债务一起转让,实际上老股东出让价格只在1元多,股权转让基本上没有赚钱。

  自2002年基金公司股权实行“1+1”的政策以来,基金公司的股权就处在大规模的变动之中。但这些股权变动几乎都是在老股东之间进行,市场对于外来股东的介入始终心存疑虑。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往往被各方所忽视。作为基金投资者,最看中的就是基金公司的稳定经营和认同基金经理的投资理念和风格。但基金公司股权变动中所引起的诸多变化,显然对于投资者存在着信息披露不对称的问题。

  按照目前法规,基金公司股东变更和董事长、总经理和副总经理等主要负责人的变更须上报中国证监会批准,并在被批准和重大事项办理完成后30日内公告,但证监会受理申请的批准是在60个工作日,再加上基金公司办理日,期限往往拖的非常长。作为一般的投资者根本无法了解期间的变化,只能被动接受重大变更的结果。同时对于基金经理的变动,有的公司更是三缄其口,公告能拖就拖,这作为与投资者决策和利益密切相关的事项,也一再被反复滞后,如果因此引起的损失,究竟应该有谁来承担呢?所以基金公司对这些重要的关乎投资者利益的事项,是否应该象上市公司一样,作出临时公告呢?有关法规政策是否需要进一步完善呢?

  还有市场人士谈到,宝盈基金公司的股权尚在报批之中,公司内部就发生了如此重大的变化。但如果公司股权转让协议最终未被证监会批准,公司内部又将怎样变化呢?

  目前还有很多基金公司的股权正在协商转让何报批的过程中,同样的情况是否会再次发生?